[继木]
距 离   -[[ pic-地平线 ]]

.

 

 

 

 

更早以前,在我还算年轻,记忆仍然鲜明的时候,我曾有几回试着想写直子。

可是当时 我却一行也写不下去。

 

我当然明白,只要能写出冒头的一行文字,便能顺畅地将她写完,但不管怎么努力,第一行就是写不出来。

一切是如此鲜明,教我不知从何为起。

这就好比说,一张画得太详细的地图有时反而派不上用场一样。

 

不过,现在我总算懂了。

原来——我想只有这些不完整的记忆、不完整的思念,才能装进小说这个不完整的容器里。

而且,有关直子的记忆在我脑中愈是模糊,我便愈能了解她。

.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FUJI GF670  +  Kodak  EKTAR 100 

阅读全文      发表于2010-07-28  22:28:10    编辑    评论(9)    引用(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