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木]
如果机器人有灵魂   -[[ 读书 ]]

“人回忆起过去是没有时间的。”

某天我早上醒来,脑子里反复出现的都是这句。

自从在某本杂志里谈到赫胥黎的书,我才找回往昔的狂热。

 

 

波兹曼在《娱乐至死》里说,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最愚蠢的一代》的副标题是:互联网和物化,如何摧毁了一代人的头脑?

许之远在书的前言里说道,过去的十多年我们听过太多关于互联网改变世界的赞歌。

但实际情况是什么呢?我想,越来越多的信息把我们淹没了。

我们被教育成一种标准体制下温驯纯良的动物。偶尔附庸风雅的谈论政治,那叫有思想。

而我真是一点思想都没有。

真相对于我来说,一直像是一团迷雾一般。每次我总觉得触碰到了本质,但我发觉我还是一头雾水。

 

 

我一直在为一篇关于塞林格的稿子苦恼。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并不习惯塞的叙事语言,我总是陷入他那家常便饭式的对话里。

就如同我总是陷入感情的沼泽。

 

 

在《九故事》的阅读中我只能模糊的触碰到它的灵魂,而无法道出那个真相。

而动画《Stand Alone Complex》(攻克机动队)则用了另一种方式去诠释。用一个故事去说另一个故事。

这部让我念念不忘的动画,在我第二次开始看它的时候,依然使我潸然泪下。

自由意志与信仰之间得冲突。

科技高度发达的社会下下人们灵魂的缺失。

(某种程度上来说像《美丽新世界》,也许我们需要的仅仅是一颗LSD。)

 

 

而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的灵魂都睡着了。

 

 

如果人的肢体甚至大脑都可以义体化那感觉还谈何真实?只不过是一连串的电子讯号的传导罢了吧。

如果“我爱你”可是作为借口。身体也只是享乐的工具。

如果机器人也有灵魂,或许我们还不如机器人来的纯粹。

 

 

也许根本不存在于一种最好的方式。

如果你的生命追求意义。你该投身于知识的汪洋里。

但有时候你不该摆出一副这样的姿态。

过分认真,反而让人觉得很别扭。

你应该带上面具,摆出一副玩世不恭漫不经心的姿态。

因为生活本来就是假命题。意义也是!

 

 

 

而如果你依然无法忍受这一切,你可以像《攻》的一开始歹徒表示对这个政府的绝望,素子引用《麦》的那句答案

I'd pretend was one of those deaf-mutes

 

闭上眼睛,关上嘴巴,一个人去孤独生活。

 

 

 

阅读全文      发表于2010-02-23  00:34:00    编辑    评论(11)    引用(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