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木]
做一个无聊的人   -[[ pic-碎片 ]]

.

.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再来生加以修正。

 

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

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好像一个演员没有排练就上了舞台。

如果生命的初次排练就已经是生命本身,那么生命到底会有什么价值?

正因为这样,生命才总是像一张草图,而我们生命的草图却不是任何东西的草稿,它是一张成不了画的草图。

 

einmal ist keinmal”,一次不算数,一次就是从来没有。

只能活一次,就和根本没有活过一样。”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Milan Kundera

 

 

 

 

看到别人发在欧洲拍的照片时,我才想着重新翻看一下自己去年在欧洲的照片。

我觉得很长时间以来,我失去了一种对图片的兴趣。

我甚至对所有看见的东西都无动于衷。

也失去对美丑的判断能力。

也许因为对工作和安逸生活的惰性,被冷落太久的美感在惩罚我。

当然恢复的过程既辛苦也琐碎,我还在想,如果我早些放下了对事业执着,或许我能更早些更轻易的成为自己,而不像现在这般艰难。

当然就像米兰昆德拉说的一样,根本不存在好的那种抉择。

最近跟多年未见的旧友聊天,对方说,我从来不相信有什么不能错过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