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木]
专访《上海潮流店家》作者姜庆共   -[[ work-访谈 ]]
Tag:

 

.

 

微博写的多了以后,就觉得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不用专门写进博客。

因为我是专门写文化、艺术或者设计潮流类稿件的,有时候每采访一个新的人,虽然不见得每篇采访稿都很好,但真的也会学到很多知识。一直觉得跟姜庆共老师做的这篇采访很好,他采访中说的话简单易懂却非常有道理,所以贴出来。

这是我为415期《YOHO潮流志》撰写的一篇读书栏目的稿件。

之前我在这个栏目介绍过荒木经惟《写真的话》和《纽约下城风格》这两本书。

如果以后还有机会的话,或许还会为他们介绍更多适合年轻人真正了解潮流和青年文化的好书。

 

 

.

 

 

 

 

姜庆共:设计,才是永远不变的潮流 

 

 

 

 

/继木

 

.

 

 

 

 

看这本书就好象是在看一部记录片,即使你不在上海,也可以从这些照片中体验到设计的造型和色彩,而不是从花言巧语的文字中去想象,揣摩。在最短的时间里向读者传播有用的信息,指导他们去现场体验是这我们想要的表达方式。照片的拍摄也是全部利用现场光,不移动产品的陈列,不PS照片,以保持记录的最原始性。 

 

 

.

 

 

 

jimu姜老师,您似乎是上海很早一批的设计师了,能跟我们谈谈你觉得最早九十年代的设计是什么样的?

 设计在当时是不是个很新兴很流行的事物? 
   
姜庆共:资深不敢当,我好象每10年就要换个职业,基本是由着兴趣走。之前做过乐队鼓手,还画过儿童读物插图。大概在90年的时候去重庆演出,在书店里买了本靳埭强先生的《平面设计实践》,就从手工做设计开始自学。到94年买了苹果电脑,扫描仪,打印机和三套软件,并注册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我就在家办公,当时的SOHO很少。我的名片上印着平面设计师,大部分人见了都会问你是不是给房子画平面图的,因为那时的平面设计还叫美工或装潢设计。 
  从20年代的《良友画报》到80年代那些在马路上沿着竹扶梯爬上爬下的广告牌画师们,设计在上海一直不算什么新鲜事,直至90年左右,中国的平面设计还是挺兴旺的。不过现在返回头来看,我觉得中国内地的设计师自90年代使用电脑做设计开始,我们整体的设计水平便开始退步了——我们越来越少动手了,我们更强调技术了,我们的速度更快了。虽然深圳——上海——宁波——深圳在90年代至今平面设计业界的活动高潮了多次,但我们的整体设计基础还是比较差。最明显的是,我们自己的品牌越来越少了,设计几乎也成了加工业。一个国家自主品牌的多少,会直接影响到这个国家的设计水平。 
   
   
 

 

    
jimu::您做了多少年的平面设计?为何05年的时候想着要做《上海潮流店家》这本书? 
   
姜庆共:我从94年至04年做了10年商业平面设计。05年起渐渐关注上海读物的创作,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闲逛,07年时把工作室注销了,现在的身份是普通市民。 
  2000年时我去参加欧洲几个城市的设计活动,带给我的思考是,我们自己有意思的东西在哪里?我列了一些关于上海设计,建筑,产品的创作提纲,并联系出版社。《上海潮流店家》就是其中一个项目,这本书是03年开工的,当时一边做商业设计,一边逛街观察店铺做这本书。这是一本城市指南,品牌,设计和生活方式是这本书的主题。 
  我现在虽然不做商业设计了,但创作一本书的过程也是设计的过程,除了通常意义上的封面设计,版式设计,还包括了编辑设计和信息设计,如整本书的架构,用什么方式叙述,以及对书中照片和文字信息的梳理和表达,自己是自己的客户,即过瘾,又痛苦。 
     
     
   
jimu::当时做是因为借大声展,这个介绍年轻设计师的新兴展览的出现,还是因为当时把握到了设计师姜庆共:和潮流的一种动向?因为在多数人眼里看来,好象只有年轻人才关注潮流。 
姜庆共:做这本书同大声展没有关系,只是我们同时在2005年出现,又同时在推广本地设计。 
  我关注的潮流主题是设计,并不是媒体一贯所指的光鲜衣物。其实,这本书的主题应该是设计师店铺,但我不想把设计这两个字直接写在封面上,我要的是一本普及读物,一本关注人们城市生活的读物。 
  我要表达的意思是,设计,才是永远不变的潮流。 
     
     
   
jimu现在《上海潮流店家》这本书开本比较小,而且图多字少,对店铺的介绍也比较简约。为何是这样考虑的?05年那一版应该是侧重文字,有更多的采访和介绍的吧? 
   
姜庆共:这个开本便于读者携带,因为是一本城市指南嘛。 
  对于店铺,我们更关注的是上海的这个群体。我希望与别人不同,所以这本书全部是以照片+关键词+信息来展现的。看这本书就好象是在看一部记录片,即使你不在上海,也可以从这些照片中体验到设计的造型和色彩,而不是从花言巧语的文字中去想象,揣摩。在最短的时间里向读者传播有用的信息,指导他们去现场体验是这我们想要的表达方式。照片的拍摄也是全部利用现场光,不移动产品的陈列,不PS照片,以保持记录的最原始性。 
  因为出版社要求2010年版的页码要减去一半,所以就把2005年版里的访谈减去了,有点可惜。不过是有计划另写一本设计师访谈的,怎么做,还没确定。 
   
   
     
jimu在做这本书的时候,是以什么角度来挑选这些店的呢?挑选的准则又是什么? 
   
姜庆共:选择的角度是工作或生活在本地的中外设计师的店铺或他们的产品,以沿街边的店铺为主。 
  近20年来我们大量阅读中外设计,产品,建筑,艺术等资讯的积累,使得我们具备了比较专业的观察和判断的眼光。对于产品,每一家店铺在采访前我们都会亲自访问,观察造型,色彩,材质的细节,最后才约店主采访。同时,作为一家店铺,服务质量也在考察范围之内,比如,进门时耳边是否会响起你好的招呼声,或店员对产品介绍的专业和热情程度。 
     
     
   
jimu20107你们又更新了这本书的信息,重新出版了它。 这次你想通过《上海潮流店家》这本书,给大家传达什么样的观念?5年前有不同吗? 


姜庆共:2010年版只是2005年版的延续和内容更新,提倡本地设计的观念不会变。 
  我一开始就是为城市观察项目做准备的,你可以注意到我们的书都有Shanghai View (上海风景的标志,我们对Shanghai View所有出版的书都会有延续观察,如果是出版社因效益问题不能及时更新出版的话,我们依然会保存拍摄的图像和文字信息,以备后用。 
  上海风景涉及的内容比较广,除《上海潮流店家》外,我们还关注上海的郊县,上海城市民居,苏州河及上海的国货等等,这些主题都和设计有关联,会涉及到环境,建筑,产品,广告等。当然,我们是以一个普通市民的眼光去观察和记录这个城市,与专业的工作方式是不同的,专业的观察和记录是在有一定资金,人员和设备的基础上进行的。不过我们认为普通市民的记录可能更为细致。 
   
   

jimu好象很多原创的店生命期都比较短。你如何看待这些介绍的有意思的店的结业? 你觉得这是大环境市场的问题,还是创意产业不成熟或者他们自己经营的问题? 


姜庆共:有一点点误解,这些店其实在这本书出版之前已经经营好几年了,倒是有几家在这本书出版前结业了,那只能把他们的信息撤下,很可惜,所以在前言里会放上以往几家店铺的照片留做纪念,我们希望通过这本小书能留下这个城市里的一些美好记忆。 
  关于店铺的生命期,涉及到商业运营,背后的情况应该都是比较艰难的,相信每家的故事都不一样,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谈不出什么。好在《上海潮流店家》里的店铺,一半以上生命期还是很长的,这些店铺的主人是正真的创意产业的基础。 
   
     
   
jimu这本书里也介绍了一些和商业结合的比较好,又很有特色的店,比如,半木茶缸这样的。我们又如何看待这样的例子?其实是不是说起来,商业也不是问题,而是关键是找的点够好? 
   
姜庆共:这要从起名字开始。如果你想站立在世界,在中国的店铺,你又是个中国设计师的话,那么你的店铺或品牌,请用中文名字,这是成功的第一步。比如你提到的茶缸半木,还有城市山民海上青花布言布语等等都是很好的先例,这一步关系到一个品牌的自信和诚意。 
  设计本身就是商业行为,但光有商业行为没有好的设计也不行,要两者都具备的话,一定会有一个经验积累的过程,不可能有一个模式来让大家依寻。前面说过,这个过程每家都会不一样。 
     
   
     
jimu您平时也会在上海街头闲逛吗?您平时都如何吸取新的有意思的知识?因为跟您的聊天中我发觉你了解特别多中外设计生活类好玩的书。 
   
姜庆共:我现在的时间的平均分配分别是阅读,闲逛,工作各1/3,新的知识靠阅读和闲逛而来,其实,这三部分是共通的,因为,每一本书都是必须亲临现场体验才能拍摄成。书店每周都逛,除了买书,也会关注和我们同一类型的书籍,找出别人的弱点避免自己再犯。 
  阅读,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没有读过大学,没有读过设计专业,阅读会让我觉得永远没有毕业的那一天。 

 

 


 

 

jimu在您看来,这些年轻的潮流设计师和他们的店铺代表着什么?(未来会如何?或者是您从什么角度去理解这些设计师和他们的店。) 
   
姜庆共:这些店铺是年轻人群体的梦想,就像年轻人都会有办杂志,搞音乐,做展览的梦想一样。他们同时也代表了一个城市的亲和力,如果上海确是国际大都市的话,我想只有这些店铺才能同巴黎,纽约相提并论,而不是我们正在快速筑造的充满了奢侈品牌的高楼大厦。 未来很难预料。 
     
   
   
jimu您如何看待现在如雨后春笋般冒起的年轻的设计师?还有现在越来越多的展览。 
   
姜庆共:学设计未必要去做设计师,前几年听说有学设计的同学毕业后在超市当收银员,让我想起曾经是插图和设计师,后来是纽约出租车司机的David Bradford,十年前出版了影集《Drive-By Shootings》,他在开出租车的同时拍摄了纽约白天,夜晚,四季的街景,乘客,他的展览也在纽约引起关注——因为这是一个有生活气质的展览。我们现在缺乏的就是这样的展览——顺便也回答了你提到的展览问题。 
     
     
   
jimu对也想从事设计师这行的年轻人提些建议,或者是忠告。 
   
姜庆共:多动手,多走路,多阅读。 

 

 


 

——————

姜庆共 

 

1960年生于上海
80年代接受短期实用美术设计培训,自学并从事儿童读物插图十年。
1994年成立个人设计工作室,专注标志、小册子、海报、广告、字体的设计
现为职业平面设计师,上海平面设计师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
作品入选展览
18届布尔诺国际平面设计双年展1998
届莫斯科国际金蜂平面设计双年展1998
上海国际海报邀请展1999 


 

 


 

 

 

 

 

 

  发表于  2011-05-12 10:48:00    引用(0)    编辑 

您好,我是《复旦人周报》的主编助理,本期有一个关于旧书的选题,需要联系采访姜庆共老师。看到您在11年也采访了他,请问您还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回复 blogbus_NRIz2659 说:
有的。请邮件跟我联系 jimujiao@126.com
(2013-11-04 23:38:08)
blogbus_NRIz2659 ()   发表于   2013-10-25 14:33:56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