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木]
做一个无聊的人   -[[ pic-碎片 ]]

.

.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再来生加以修正。

 

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

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好像一个演员没有排练就上了舞台。

如果生命的初次排练就已经是生命本身,那么生命到底会有什么价值?

正因为这样,生命才总是像一张草图,而我们生命的草图却不是任何东西的草稿,它是一张成不了画的草图。

 

einmal ist keinmal”,一次不算数,一次就是从来没有。

只能活一次,就和根本没有活过一样。”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Milan Kundera

 

 

 

 

看到别人发在欧洲拍的照片时,我才想着重新翻看一下自己去年在欧洲的照片。

我觉得很长时间以来,我失去了一种对图片的兴趣。

我甚至对所有看见的东西都无动于衷。

也失去对美丑的判断能力。

也许因为对工作和安逸生活的惰性,被冷落太久的美感在惩罚我。

当然恢复的过程既辛苦也琐碎,我还在想,如果我早些放下了对事业执着,或许我能更早些更轻易的成为自己,而不像现在这般艰难。

当然就像米兰昆德拉说的一样,根本不存在好的那种抉择。

最近跟多年未见的旧友聊天,对方说,我从来不相信有什么不能错过的机会。

然后,我就有种被道出心声的感觉。

 

 

所以,一直为拍摄找各种各样的主题,其实都不重要。

在我自己心里,无论想的是什么,都将一如既往的拍这些风景这些人。

题目?不重要。

意义?其实也不重要。

 

 

在大多是事情上,我都十分漫不经心。

但大多数人将我的面无表情又不爱多说话,就以为我十分稳重。

所以也经常被人夸很沉稳,办事有条理。

对于这种表面化的误读,我通常在心底觉得很有趣。

因为只有我知道,那些心底的荒谬和神经质。

如果,我把事情安然的完成了,那也是出于“生活在此”的迫使。

 

 

我身上有一种似乎是传承自中国古代文人的精气,对事物的外在并不十分在意,缺乏同龄人该有的热情和冲动。总爱最求些无用的知识。

 

 

有时,我甚至都觉得自己过于迂腐,所以常要说些流行的俏皮话以显示自己的“有趣”。

现在年纪上来,想来旁人的态度,其实也没多大影响。

总之,这一次,我决定做个无聊的人,并且在有生之年,尽我可能将这种无聊的生活走到底。

 

 

 

 

 

 

 

 

 

 

  发表于  2013-04-21 21:52:00    引用(0)    编辑 

不晓得《古书之美》安妮宝贝对韦力的采访录看了没有,推荐下
sarben ()   发表于   2013-04-27 22:26:54  [回复]



看你博客四年了 从来没有评论 在我收藏夹的首位时不时就会点进来看看有没有更新 希望你一直写下去写一些琐事也好 就算做个无聊的人也没关系 有些人总在默默的支持你关注你
尼西 ()   发表于   2013-04-21 22:30:27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