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木]
一个病人的自我剖析   -[[ pic-碎片 ]]
Tag:

 . 

 

前几天跟一个艺术家朋友聊天,除了交谈了一些创作和生活的观点,还得知大家因为自身问题都对心理学产生了长久的兴趣。

 

这也让我更加确定了一个结论,一个对心理学有强烈探究兴趣的人,多半是自身携带某些心理问题,期待解决和治疗自己的这些问题。但我不太确定的一点是,究竟是这些问题让我们走向了这个职业,是这些问题造就了我们还是如果能不断接近于解决这些问题后,生活状态变好是肯定的,但是否还能继续现在的职业?

 

但介于心理学是一个分支庞大的社科学科,即使在我长达五六年的自学中,我也只是略微的了解了一些分支。

进化心理学、行为心理学和大众心理学是我比较感兴趣的部分。

介于自己在亲密关系中的糟糕结果和表现,最近读到的刚好是关于依恋模式与亲密关系。

于是做了一个计算方式颇为复杂的测试题,得出的结论大概就是我属于回避依恋型,并且恐惧依恋数值略大于回避依恋数值。总之,就不是一个正常形态呗。

 

结论是出来了,但解决问题是需要先找到问题出现的原因。这事又不得不回到我童年。之前有位朋友说起,如果一个适婚适育年龄的人,依然不想要孩子,多半因为童年不愉快,这种不愉快可能不是父母离婚,家庭暴力这类特显而易见的问题,有些可能只是情感和精神方面的。(当然我也觉得如我另朋友那般,遭遇了显而易见非常悲催童年的人,更会形成心理上很难解决的巨大bug,平时看不出来,只有十分亲近的人才知道他们的心理疾病已经严重到很多时候得看病吃药。当然咱还是没那么惨,所以还是有解决的希望的。)

 

我记得我小学中学的时候,特爱写点东西,自从有个带锁得日记本后总爱写点小创作,纪录下心情,写个诗啊歌词啊啥的,摘抄点自己喜欢的句子,然后会把锁锁上。但我妈吧,跟大多中国家长一样特好奇这点,经常偷看。偷看也就罢了,也不做好掩饰工作,就是那么明显的一副你那点小秘密都逃脱不出我的手掌心那意思。但其实在小孩心理是有阴影的,这可能导致我从上初中开始我进入了一种自闭,总是关在自己房间里,还爱装酷奇装异服染头发,不爱跟人亲近也不跟人交流的状态,这种状态的产生,可能源于我的秘密总被窥视,所以十分没有安全感。另一种中国父母缺点也在我父母身上尤为明显,就是家长权威制,就是长辈说的都对,不对的也不能犯嘴,只能听着。但其实小孩子会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不能说也不能反抗,就只能憋着(尤其我还是一表面比较文静听话的女孩),这一憋其实心理就出了问题。

但回避型亲密模式的出现不仅仅是这样简单的原因,造成这一问题的人,其实是一连串并且长时间的事件和遭遇形成的。

另一件另我记忆由心的事(或许这些事是经常出现的,但这件我记得比较清楚。)总的来说,我还是个挺能希望别人好的善良的人。

我上大学起就给杂志拍照挣点稿费,出了满足一些自己生活的追求外,其实就是孝敬父母给他们买东西了。

有一次呢,大概是第二天就要去外地继续上学了。然后当天接了个给拍外景的工作,当时挣的也不多,按天结算,炎炎夏日,从早拍到晚,工作78小时也就挣800块钱。拍晚上收工其实特别累,就算不拍照,356度的气温在外面站一天也累呀。但我当时想着觉得哎呀,第二天要走啦,我得把挣得钱给我妈买个礼物,下了工以后呢,大晚上的就去商场把当天结得拍摄费给我妈买了瓶兰蔻的小黑瓶。但回去以后,我妈没但不开心,还狠狠把我骂了一顿,大概就是说我乱花钱,不要我的东西。当然我当时心理打击那个大。但最狠的是,她嘴上说说也罢了,她真的就一直不用那瓶玩意,一直放到要过期才用。(当然她用了以后还是觉得好,现在是她的必备护肤品。)

其实,现在的我当然明白为何我妈是那反应,她当然是希望我过的好,不要太幸苦,不要给她买东西浪费钱。

但有时候,那种事情一旦产生,造成的后果是持续的。

我想,很大一部分时候,这就是为何,我不知道在亲密关系里如何去表达对一个人的好,到最后就表现为一种疏离。就是心理啊,特别想对亲近的人好,真心实意的,但到实际发生又各种怕。何况再加上这样错误的表现,也本身造成了一些糟糕的结果。所以,这样拧巴,人肯定不开心。

 

自我治疗的过程长而漫漫,我也希望自己能保持觉知,时时的自审,希望自己的选择和做法不要真的给别人心理阴影和伤害。

希望我总能选择表现出人性里好的一面,积极的阳光的,希望在我身上发生过的事情,在我这里打止就好了,不要因为自己的不开心再去附加到别人的身上。

我是如此的期待,并在心中存有真的“爱”,努力去实践我的选择,不期待生活的平顺,但至少能用微薄的知识和力量去帮助身边的同行者,让他们不要丧失信念。

 

 

“一道洒向人间的微光” 内蒙 正镶白旗 白旗宾馆的天花板

  发表于  2015-06-03 14:44:00    引用(0)    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