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木]
<<  情 诗      首页      影 像  >>
“敌 人”   -[[ pic-碎片 ]]

I saw death rising from the earth...from the ground itself...in one blue field……

……………

They remain in my ming,and the enemy will never be forgiven.

The“enemy”was their mistake in playing.

Let them play again,in some other way,and let them be happy

 

——Philip K.Dick

 

 

 

 “敌人”是我们在生活这场游戏中所犯下的错误。

他们成为了我们的一部分,而我们永远不会去忘记它们。

Dick认为,毒品滥用不是病,而是决定。就像有的人会站到行驶的车前,那不是病,而是判断错误。

 

无论你选择的“敌人”为何物。

他们都在我们的心里。无论是由于我们自己判断错误,还是他们的或者是这个时代的。

“敌人”都永远不会消失,我们生活在的是,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结尾所形容的“活人的地狱”。

 

如今我才真正的理解为何《看不见得城市》会有一个和城市完全无关的结尾。

原来,它所暗指的城市是我们每个人所生活的城市。

如果你不想和地狱融为一体,那么,你该去努力在地狱中寻找非地狱的事物。

事物的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它不存在于别人的口述中,只存在于我们的心里。

 

而内深处里的那个小小的理想主义的自我啊,它一定明白的。

  

 

 

照片由何宽同学拍摄。

4月9日。那天和一群友人一起去爬野长城。本来就是阴天,但午后降了温又突然起了雾。能见度不超过十米。

我们从早上九点多爬到太阳落山。而太久没运动的我,在爬上一个超过75度的坡后,就喘不上气,脸色发白了。之后我都放弃了拍照,说话,看风景,完全变成麻木的爬长城。但熊小默和阿迅却不忘创作,而更可恨的是另一个形容自己从来不爱运动的人,单拿着Mamiya RZ67,翻越一座座超过75度的残破烽火台还健步如飞。而我在手脚并用的爬行.....走到最后疲倦的连意识也没有了,完全是下意识的行走。只是想在那个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野长城上,饥寒交迫,如果不坚持走完,天黑之后估计会很可怕吧。

但那天晚上回家后,脚上的泡也磨破了,疼的要命,但我却出奇开心。总之,只是单纯的觉得能这样,真是太好了。好像又一次挑战了自己一样。 

  发表于  2010-04-21 00:20:00    引用(0)    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