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木]
[上海影像] 顾铮:城市摄影   -[[ work-访谈 ]]

.

 

/继木

 

 

大多数人知道顾铮,首先是看过他的书和文章,知道他是个摄影评论家,因为他率先涉足摄影史料范畴,还介绍了许多国外著名摄影家。

而在现在,这个名字总是出现在很多影展的顾问或者策展人一栏。

我习惯称他为顾铮老师,因为每次见到他总感觉到更多的是一股老师的雅气,

也许是因为他在日本生活了七年读完硕士又读博士的缘故,他的谈吐间的神情也带有日式的礼貌和谦逊。

 

 

其实顾铮老师拍照片的时间比写文章的早,早在80年代,作为“北河盟”摄影组织的主创人之一,他就开始围绕“城市”拍摄。

他从没有特意要去哪里拍什么,因为他认为拍摄的冲动是可遇不可求的,一本正经说要去拍照片可能一无所获。

比如他说到,有一次到朋友家做客(上海以前的居住状况很狭窄,所以就有楼房的屋顶搭出小的棚屋来,会有人住在里面)

那天有很好的夕阳,朋友的女儿带他到楼顶去,上面铺着柏油,还有铁的衣架,非常粗糙,他女儿靠在小棚屋的门上,正好床单一飘,露出她的腿,他就赶紧用相机拍下来。

冲洗出来以后一看,发现地面的柏油、天上的云、粗糙的铁架子搭成的衣架、飘动的床单,构成了一张非常有趣的画面。

 

 

顾铮一直在拍“城市”,他说“城市”像是一台“影像永动机”,我们跟它偶然的邂逅,这种邂逅,挑战和激发我们自身的想象力,因为在城市里永远有这么一种可能性,城市景象总是能不断变化,充满意外,无论是人还是东西,都会有各种各样新的发现。

所以,摄影也是一种邂逅,是被摄的景物在展示自我的同时找到了镜头。

 

和那些观念先行的摄影不一样,虽然顾铮的城市摄影也可以说是一种“项目”,但他说他这样的项目是永远不会结束的,因为只要城市本身有魅力,他对城市的迷恋就不会消减,这也意味着项目永远不会终止。

而对拍摄的动机,他总结为一种“欲望”,这并不单指对金钱、性、或者权利的欲望。而是一种广义的“欲望”。

他说,如果有一个“对象”,有一种强烈的存在感和这个城市里一些东西很奇怪的搭配在一起,格格不入或者很有冲突,而他看到这个“对象”, 就会想拍下来,让它变成自己一种即兴感知的记录,这其实也就是一种欲望,对表达和记录的欲望。

 

 

在顾铮的影像里,城市是荒诞和超现实。

他希望能拍下一些,不可知的场景、场面、表情等等,给人很多想象,感觉即将发生些什么事的照片。

他谈到一张在香港的圣诞节晚上拍的照片时描述:是后半夜,走过一家店,有个人喝醉了躺在地上,陪他的两三个人看着他,黑白的一拍,看上去像谋杀案件的现场,因为那个人就躺在地上,露出两条腿,周围几个人就看着他。

他希望这种场景、场面能够通过相机的转换激发多重想象,产生悬念。

 

谈话结束的时候,我问他既然是如此喜欢拍摄,为何还要花那么多时间去写作?

他回答说,写作也一种了解摄影的方式。

于是,我又问他,那这么多年来“摄影是什么”这个问题你现在想明白了吗?

他说,永远思考不清楚吧,所以只能在不断的拍摄和书写中感受它。

 

 

为顾铮老师拍的一张照片,在上海美术馆旁一家叫“c'est la vie”的咖啡厅(但在两年前,它还是另一家别的名字的西餐厅,我总是独自去吃它们家的芒果布丁....时过境迁....)

  发表于  2010-06-01 01:42:01    引用(0)    编辑 

谢谢你的介绍,顾老师的东西不错的。
ideaswang (http://ideasfoto.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8-17 17:26:55  [回复]



哇~ 又长见识了~
Maxine (http://clockworkrose.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6-06 18:56:36  [回复]



第四张会不会很有艾瑞克约翰森的风格?
e ()   发表于   2010-06-04 22:39:01  [回复]



继木 这首钢琴曲叫什么呀
sobig ()   发表于   2010-06-01 18:35:36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