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木]
张望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影展   -[[ work-访谈 ]]

.

 

 

 

文/继木

图片提供/光辉影像社(798) 

 

 

"我的职业是工程师,用数学模型计算你在城市某两点之间出行的时间。生活里我是出行者中的一员,用胶片丈量这个情愫到那个情愫之间的距离。

为什么把我的一部分时间用于摄影?也许是我感激她给予我的那些“再一次”的机会。生活里你可以重温、重逢,甚至重新开始;但当时的心境,当时的气息,甚至当时那普普通通透过窗帘的光线,却逝者如斯。选择和菲林一同经历,对我而言是接近那些个“唯一”片断的方式――我与经历的“化学反应”和光与菲林的“化学反应”是同生的、共鸣的。而更多的时候,在现场不能被完全吸纳而囫囵吞下的,菲林上的时空给予我第二次和经历对话的机会――几乎是“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张望

 

 

张望 70后。出生在成都。现生活工作在美国。

 

 

jimu:你的职业不是摄影师,那为何会去拍照,契机是什么?

张望:拍照这事儿,刚开始是受家里熏陶吧。很小的时候就看过爷爷40年代留美带回来的幻灯片,居然还是彩色的那种,当时觉得特漂亮,那些照片都是用一个Kodak折叠机的拍的,这机器到现在都还在。自己开始拍照是出国后,记得当时是头一个寒假里没事干,买了个胶片相机(当时数码还不流行)开始乱拍起来。真正开始认真拍照是2005年工作以后,朝九晚五的生活,稳定,有一些固定的时间(和金钱)可以自己支配,慢慢的开始考虑系统的去拍一些照片。拍照之于我来说,算是目前的最主要的一个“业余爱好”。

 

jimu这组图片在哪拍的?为何会有这么奇妙的景象?

张望:这些燃者(Burningman)的照片都出自同一个地方,美国西部内华达州(Nevada)北部的黑岩镇(Black Rock City)。这是燃者项目的所在地,这个临时的城镇每年只存在一个星期,通常是美国劳动节(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的前一周。在内华达北部的沙漠上(其实干涸的盐湖底),每年这时都聚集了5万多人,大家从世界各地赶到这里,自带所有的生活必需品(如帐篷,食品,水等等),在烈日下,在沙尘暴中,组成一个“临时”的城镇。主要的活动包括艺术装置的展示和各种彻夜的狂欢,可以说是一种“无政府主义”的延伸吧。最主要的两个主题活动,一是周六晚上烧掉一个巨大的木制的Man(也就是燃者的来历),这是燃者一周活动的顶点。夜幕降临以后,一干人看着木人慢慢的燃起来,木材清脆的燃烧声夹杂在捆绑在结构上的爆竹的爆炸声,把活动推向了高潮。气氛是欢快的,情绪的高昂的,反响是热烈的。另一个是周日晚烧掉另一个木制建筑  Temple (庙宇),这就接近活动的尾声了。这烧掉的不止是一个木制的庙宇,同时还寄有人们对逝去的人和事的思念,所以气氛是比较悲的。一周过后,所有的人都要打道回府,所有的东西都得带回去,包括垃圾。还荒漠于荒漠。

 

jimu:当时拍这组片子的时候,感受是什么?比如,当时的天气,心情等等。

张望:Burningman就是为了拍照,加上又是头一次去,心情是很迫切的。实际上我去以前已经构思了一个拍摄计划,但去了以后并没能按计划执行,因为太新奇了,太兴奋了。9月初的内华达沙漠里,依然是非常炎热了,太阳的暴晒下,地面温度差不多有40度,空气里弥漫着灰尘的味道,很简单,沙漠里时不时会有沙尘暴,刮起来漫天飞舞。还好事先我们都准备了风镜,口罩,帽子等,连相机都用胶带包起来了。刮个一天的沙子,人人的脸上,头发里,耳朵里处处是沙,钻进帐篷里,发现床垫上也是厚厚的一层灰。但是,沙漠的清晨和傍晚,终究还是很美丽的。

 

jimu你这组图片想传达什么?

张望: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把自己看到的东西记录下来。我个人一直在追求的一种拍照的态度是  接收影像,也就是一种被动的拍摄方式,把自己放到最小,不希望去打搅他们,而只是客观的记录,接收。图片只是传递信息的桥梁,对图片上的内容和想传达的东西,说不定拍者有意、看者无心;也可能有些东西是看者有意、拍者无心。拍这些画面的时候,很多时候无意识的就按下快门了,而当时的心情,有兴奋,有感动,也有彷徨,甚至还有迷失。如果大家能透过我的这些照片获取各人想要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那就正是我想传达的东西。

 

 

 

jimu解释下“仙境”这个词。

张望:我没有去过真的“仙境”,也不相信有人去过。“仙境”只是在现实中生活的人们臆想出来的一个世界,它的很多东西或许是和现实生活中恰恰相反的,它或许能给给予你一些在现实生活中所不可企及的东西。Burningman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给你提供一个脱离现实的小世界,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信号,把你置身于一个貌似嘈杂的环境,但你却能感到内心的清静。

 

 

jimu:你是否很喜欢村上春树?所以把这组图片的名字取做“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张望:只读过他的“挪威的森林”。谈不上特别的喜欢或不喜欢。取这个名字有点凑巧,因为我事先只想了一个英文名字,后来再构思中文名的时候发现用这个题目比较贴切,信达雅,就用了。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很贴切,哪怕它不是从英文名直译过来的。在Burningman,对我这样第一次去的Burner,这就像是世界的尽头,冷酷的仙境。

 

 

jimu我选了你的一张图片。一个带翅膀的女孩站在画面中间。前方有倾斜的自行车和远处模糊的人影。这张图片想表达什么?

张望:Burningman能看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打扮的人,这个女孩的装扮其实算里面比较“普通”的, 但这又恰恰是Burningman的特色  这样的人和事在这里随处可见,随时发生着。我想通过这张图片来展现Burningman这个离奇“社会”的“普通”的一面。我记得当时“跟踪”她拍了很多张,这一张可能是比较成功的一张吧,因为它包含了Burningman里最普通常见的几个元素:梦回仙境的人,以车代步的自行车(Burngingman严禁车辆通行,只能步行或骑单车)和狂风大作沙尘暴。

 

 

 

 

 

 

 

一日与高鹏在798艺术区闲逛,然后看了一堆当代艺术摄影,千篇一律的符号式的表现,精细的数码加工,我们都看的快呕吐了。

然后我们在一个角落小小的画廊里看见了张望的作品,非常自然的摄影。

非常欣喜,于是上网查这位喜欢的摄影师的作品,发觉竟然不能查到任何资料。

于是决定一定要做一个稿子来介绍这位摄影师。

隔日又去探访这个画廊,在光辉图片社负责人袁野先生的帮助完成了这个采访。

  发表于  2010-07-09 12:46:46    引用(0)    编辑 

好像就是那位老Z....
Bosse (http://undertheincubus.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8-03 14:11:26  [回复]



檵木,我想知道你的背景音乐是什么,
还有,能否加Q。 258348001
 回复 安。 说:
等我换音乐的时候,我会把上一个音乐告诉你的。
(2010-07-13 23:48:31)
安。 ()   发表于   2010-07-11 20:51:01  [回复]



原来生活本身都可以这么奇幻....
guoguo.he.he (http://guoguohehe.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7-10 00:31:20  [回复]



照片怎么才能让它本色的很自然呢?
 回复 苏安。 说:
拍摄者的心态很自然,对摄影术的认识和理解是不偏执的,还有,使用的工具和处理的技法是自然的什么的。。。。大概。。照片就会很自然。。。

其实,无所非。随便拍就好了。。。
(2010-07-13 23:47:25)
苏安。 (http://su198978.blohbus.com)   发表于   2010-07-09 23:57:46  [回复]



第三张最漂亮了啊,呵呵
减肥药排行榜2010最新榜单 (http://www.gov--gov.com)   发表于   2010-07-09 22:22:51  [回复]



呃……打错了……是第一张照片很赞~
~米恩~ ()   发表于   2010-07-09 17:53:15  [回复]



一张照片~很赞~
~米恩~ ()   发表于   2010-07-09 17:52:04  [回复]



喜欢最后一张。带翅膀的女孩。
她是否捂着眼。亦或是流着泪。
 回复 NAn。 说:
估计是沙子跑眼睛里去了。。。
(2010-07-13 23:47:59)
NAn。 (http://just-nan.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7-09 17:38:59  [回复]



照片很特别 很美
Machiatto (http://littleando.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7-09 17:16:03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