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木]
书 写   -[[ 读书 ]]

 

.

 

.

Harvard Positive Psychology Lecture (幸福课)到第九节吧。

讲到书写,以及写日志对改善我们的精神状态和身体健康都有好处。

书写,对我而言,也一直是件很重要的事。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写下来只是件能自我愈合的方式。

而真正解决问题的,还是沟通,或者说,更加直接的沟通。

非到不得已时,我很少用写来沟通什么。

 


 

至今为止,我写了8年的BLOG

其中也不乏有为别人,讨好别人,希望某人看见或者不看见的文章。

但至少现在,我写下的东西,只是为了面对自己而已。

 


 

最近心境慢下来,又恢复了睡前阅读的习惯。

依然翻看着许久没读完的奥斯特《孤独以其所创造的》。

如果距离上次谈“孤独”起,又过了一段时间。

那到现在为止,我对这个词的看法是否又有改变呢?

我想是的,本身奥斯特写这本书,是为了抒发自身的孤独。

因为他有个孤独而古怪的父亲,因为父亲一生都处于一种把真实的自己关在自己也看不到的地方的状态。

所以,他以自以为是的生活方式,折磨着身边所有的人。

所以,在《孤独以其所创造的》中,第一个故事叫“一个隐形人的画像”,就是描述回忆中的父亲。

在回忆和书写的同时,作者因为父亲所造成孤独,才真正得以抒发。

 


 

这不免又让我想起,那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孤独”的话来。

或许,当事人已经不记得这句无关紧要的话了。

但这句话在我心里却越来越清晰起来。

我渐渐意识到,如果一个人,不愿意开放自己的内心,那么他就会像书中描述的“隐形人”一样。

没有人能找到他,包括他自己。

这大概是真正的无人能解,也无药可救的孤独。

 


 

 

今日跟友人吃饭,我描述了自己的一种难为之时。

一直以来,我都对各种同学聚会和同事聚会之类的事情不感兴趣。

甚至我宁愿去那些,仅仅以“工作应酬”或者“谈事”的饭局,也不愿参加各种以联络感情为名的聚会。

因为太多次经历,当你坐在一群人中间,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开心,只有你没有任何感觉。

你不知道要做什么,要说什么,才显得不无聊。

 


在我更年轻一些的时候(我已经25了),比如2023岁的阶段,我会努力的跟每个人说话,以显得自己不是个无趣的人。

但如今,我已经不会那样做了,并不是说放弃对抗之类的。

只是觉得,如果处于人情世故,非要出席在那样的场合,我就坐着好了,如果有人跟我说话,就说好了。

如果不用说话,就看着大家笑好了。

因为渐渐觉得,如果表现出一副中庸的样子,会处事容易的多吧。

重要的是,自己心里清楚,知道事情的缘由。

 


 

 

我之前,一直觉得,如果一个人太明白,一定不会很幸福。

但在看了哈佛的积极心理学视频后,开始觉得,幸福不是只是与生俱来的,而可以通过后天努力习的的。

智商固然重要,但其实真正生活起来,还是情商更重要。

所以,才更要好好接受磨练。

总之,如果已经注定不能再任性,那就用成人方式挑起自己身上的担子。

 


 

 

无论如何,我现在很好,以后也会很好。

谢谢。

 

 

 

 

 

"OH MY LADY'  1626潮流双周刊北京版168期  PHOTO BY CAT!

 

 

阅读全文      发表于2011-12-18  02:20:00    编辑    评论(3)    引用(0)